当前位置:杏鑫娱乐 > 爵士乐音乐 >

爵士乐音乐

美国爵士乐之父是谁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1-14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他是爵士乐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每一本关于爵士乐的书,都会提及他的名字。他对于爵士乐的重要意义,就好像古典音乐的巴赫,摇滚乐的猫王。

  1925年,阿姆斯特朗在芝加哥已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号演奏家之一。25岁时已经被认为是爵士乐的标志。

  1931年,他带领他的乐团远赴英国和欧洲,在那里他们的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阿姆斯特朗成为世界公认的爵士乐演奏家,他在1923年—1967年录制的曲目,年代涵盖相当广泛,被世人称为“爵士圣经”。

  《我们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是007系列电影《勇闯海底城》中的配乐。1994年时,这首歌在受到吉尼斯关注,也帮阿姆斯特朗东山再起。这首歌再次发行之后在榜单上排名第三。

  提起爵士音乐,人们最先联想到的人,很可能是一位具有小丑般形象的,活泼可爱的小人物。他是一位声音沙哑的歌手,手中常常拿着一支小号。他以新奥尔良爵士乐风格,在迪克西兰爵士乐配曲下,演奏结构简单、富有戏剧性的作品。这个人就是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他是爵士乐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每一本关于爵士乐的书,都会提及他的名字。他对于爵士乐的重要意义,就好像古典音乐的巴赫,摇滚乐的普雷斯利。

  1901年8月4日,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出生在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最贫穷落后的黑人居住区。生活在贫民窟中的阿姆斯特朗从小就喜欢唱歌,但是贫穷使他没有学习正规的声乐,人们也不会认为一位黑人会成为伟大的歌唱家。他有时参加少年合唱队在街头演唱,挣些零花钱,有时会在教堂唱诗班中一展歌喉。对于出身贫寒的阿姆斯特朗来说,唱歌是他童年最快乐的一件事情。

  一年除夕之夜,阿姆斯特朗从小伙伴那里搞到一把手枪,那不是玩具,而是一把真枪。好奇的阿姆斯特朗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朝天鸣枪,希望以此送走过去一年的不幸,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然而,在寂静的夜空中,枪声显得格外的响亮,不但吓坏了周围的小伙伴,而且惊动了警察。警察不认为这很有趣,不认为这只是少年的玩笑而已。他们注意到了阿姆斯特朗的肤色,于是认定这是对于社会治安的威胁和破坏。他们不由分说逮捕了阿姆斯特朗,并以“非法持有”的罪名,将他送进了感化院。

  这一年,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只有十岁。这次经历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在感化院里,一名小号演奏家Peter Davis成了阿姆斯特朗的小号启蒙老师。阿姆斯特朗在感化院呆到18岁,在那里度过了其演奏生涯的最初岁月。

  离开感化院后,阿姆斯特朗加入了一支乐队,该乐队中拥有当时著名的小号演奏家Joe Oliver。Oliver从一开始就对阿姆斯特朗的才华十分看中,并带阿姆斯特朗加入他在芝加哥的乐队。最让阿姆斯特朗兴奋的事情是进录音棚,而录音师不得不将他的位置放在其它乐手的后面20米处,因为他的音色实在太有力量了,即便Oliver也无法盖住他的声音。

  1925年,阿姆斯特朗在芝加哥已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号演奏家之一。25岁时已经被认为是爵士乐的标志。1931年,他带领他的乐团远赴英国和欧洲,在那里他们的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阿姆斯特朗成为世界公认的爵士乐演奏家,他在1923年——1967年录制的曲目,年代涵盖相当广泛,被世人称为“爵士圣经”。

  阿姆斯特朗作为一名出色的即兴演奏家,他最大的特点是将节奏的感觉与旋律感相结合,他的演奏融合了高超的技艺,良好的节奏感,精湛的即兴演奏,迷人的音色和大跨度的音域,在本世纪20年代,没有多少人可以在小号上吹奏高音区的C。而阿姆斯特朗经常在演出中轻易的演奏出高音C,并且有时他的演奏中会出现高音F,这在当时是足以使他笑傲乐坛的。

  阿姆斯特朗同时也是爵士史上伟大的歌唱家之一。他十分重视与观众的交流,并且力图要能够使听众愉快,这使他成为了一名具有喜剧色彩的表演大师。阿姆斯特朗认为,即使一个人将音乐视作生命,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不应该为大众表演和不被大众所欣赏。

  阿姆斯特朗于1971年7月6日辞世。他为人们留下了丰富的爵士乐遗产,是爵士乐史上永恒的灵魂人物。

  展开全部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1901年8月4日-1971年7月6日),美国爵士乐音乐家。阿姆斯特朗是20世纪最著名的爵士乐音乐家之一,被称为“爵士乐之父”。他以超凡的个人魅力和不断的创新,将爵士乐从新奥尔良地区带向全世界,变成广受大众欢迎的音乐形式。阿姆斯特朗早年以演奏小号成名,后来他以独特的沙哑嗓音成为爵士歌手中的佼佼者。

  展开全部美国爵士乐之父是路易斯 阿姆斯特朗。他于1901年8月4日出生在新奥尔良的贫民区。少年时代他就喜欢唱歌,和所有的穷黑人小子一样,他在教堂中和马路上学会并喜爱上了音乐。1912年的圣诞夜,对于11岁的阿姆斯特朗是难忘的,那天他得到了一支手枪,好奇的他拿着手枪在街上乱放,立刻招来了警察,在当时,黑人是没有什么人权可言的。不久,这个小家伙居然以“非法持有枪械”的罪名被关进了“流浪儿之家”,也就是少年教养所。在这个教养所里阿姆斯特朗开始学习小号,并参加了教养所的少年乐队,2年后他结束教养生涯时,已经掌握了小号的基本技艺,他打定主意,用这个乐器来创造自己未来的生活。

  在以后的几年中,阿姆斯特朗开始在新奥尔良和密西西比流域的一些地方从事小号演奏,他加入了不少乐队,乐观开朗的个性和日趋成熟的演奏,为他赢得了好名声,约瑟夫·奥里弗开始关注他并邀请他到芝加哥参加自己的“黑人后裔爵士乐队”。

  在奥里弗乐队的日子中,阿姆斯特朗迅速确立了自己新一代演奏家的身份,并和奥里弗一起为爵士乐留下了一批著名的录音,在乐队中,他也结识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李尔·哈丁。

  1924年后,阿姆斯特朗赴纽约,参加了作曲家兼指挥弗莱彻·亨德森的乐队。阿姆斯特朗出类拔萃的演奏,给当时还处在发展状态的纽约爵士界带来震动和启发,在那里,他成为无可争议的爵士乐领军人物。

  1925年阿姆斯特朗携李尔从纽约回到芝加哥,开始组建自己的乐队,他先后组建的“热门五人”和“热门七人”乐队红极一时,琼尼·多兹和李尔都是乐队中的成员。他的乐队,更注重个人演奏者在乐队中的领导地位,这改变了早期爵士乐乐队众人一面没有大师风采的特征。到了1928年,阿姆斯特朗组建了“萨伏伊舞厅五重奏乐队”,在“热门五人”和“热门七人”的风格上再作改革:将小号和钢琴的交替演奏作为乐队的特色,这改变了爵士乐队单纯担任舞厅伴奏者的地位,将爵士乐上升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同时也改变了爵士乐队过去以钢管乐器演奏为主的单调形式,此时他录制的作品“西区布鲁斯”,成为爵士乐历史上最优秀的单曲之一。

  进入30年代,阿姆斯特朗一代宗师的地位己经确立,整个大乐队时期,他都是所有著名乐队争相邀请的对象,他的小号演奏和独特的沙哑歌声,成为大萧条时代最温暖和最浪漫的声音之一。在1932至1934年之间,阿姆斯特朗两度访问欧洲,他因此成为最早将爵士乐传播到欧洲大陆的爵士音乐家。在乐坛获得盛名的同时,阿姆斯特朗也致力开拓别的领域,他拍电影,组织大型马戏团巡演,自己则喜欢客串成眼若铜铃的小丑,吹着小喇叭在舞台上又演又唱。这样多方位出击的结果,使得他成为全美著名的娱乐明星,而他的作品,也在各地畅销不衰。 阿姆斯特朗的巅峰时代是在20世纪20至30年代,到了40年代,他一度失去了自己的风光,舆论认为,阿姆斯特朗和当年的奥里弗一样,己经衰老,无法适应新的风格。但阿姆斯特朗和奥里弗不一样,他没有固执己见,抱住大乐队和新奥尔良流派不放,顺应潮流的他及时解散了大乐队,组建著名的全明星乐队,最初的6位演奏家清一色是当时乐坛的成名人物,虽然他有足够的技术,任他始终没有尝试当时已经开始的比波普音(BEBOP)乐,在风格上,他坚持了自己的摇摆(SWING)本色。

  50年代后,阿姆斯特朗虽然还坚持演出,并和钢琴家奥斯卡·彼德森等人有过成功的合作,与女歌手埃拉·费茨杰拉德的两重唱也获得极好的反响,在商业上,他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创造了一系列的流行歌曲,但总体而言,他在爵士乐界的地位,己经不再那么重要,虽然他一如既往地受到乐坛后辈们的尊敬。60年代开始,他还被美国国务院作为美国爵士文化的代表,屡次出访外国。在这一时期,他也利用自己的声望,努力为自己的黑人同胞争取更多的合法权益。比如在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中,年事己高的他不顾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威胁,在公众面前宣布自己支持南方黑人为自己利益采取的合法斗争。1957年,他出版了自传《小包嘴:我新奥尔良的生活》(小包嘴是阿姆斯特朗的绰号,因为他小包嘴的长相)。 

  1971年7月6日,阿姆斯特朗在纽约逝世,所有的爵士乐手和乐迷都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在他生前,在他身后,没有哪一位爵士乐手能像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那样获得如此广泛的尊敬。

  对于爵士乐,阿姆斯特朗的贡献是巨大的,首先他改变了爵士乐的演奏体制,以突出一人演奏的方式取代了古老的集体即兴创作手法;其次,他的小号演奏,为爵士乐手通过乐器来表达自我感受提供了典范,他为后人提供了用器乐模仿人声的典范,使人们一听他的小号声就能知晓是阿姆斯特朗在演奏,他的独奏,在节奏和旋律之间取得了微妙而完美的平衡,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同时,阿姆斯特朗的演唱也为爵士乐的歌唱家们提供了范本。他的歌声,受到早期布鲁斯歌曲的鲜明影响,显得从容即兴,有时甚至是狂放,他的歌声中常常带有拟声技巧,喜欢模仿大自然的一些声响,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对同时代和后世的歌唱家们影响很深。

  阿姆斯特朗永远是热情幽默开朗和善的,他对人生、工作和家庭,始终充满着积极向上的态度,这种态度,和他的音乐一样,永远留在了爵士乐迷和知道他的人们的心中,这一切,使得阿姆斯特朗超越了爵士乐、超越了音乐,成为20世纪西方文化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